如何画好天津

如何画好天津

李毅峰

 

刚刚开过的由市委宣传部主办天津画院承办的沽水流芳——“画说天津”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艺术委员会工作会议,是天津美术创作工作中的一件大事,也是我市一项史无前例的以反映天津历史文化为背景的综合性、系统性的大型美术创作工程。 那么如何把握好这个历史的机遇,用艺术语言反映天津的历史文化,对天津的画家来说,是一次学习优秀历史传统,提升创作能力,感受中国精神的难得的机会。

但是,主题性创作是不同于美术家常规创作的一种特殊表现,是指那些能够围绕重大事件,包括历史的和当前的,能够紧扣时代脉搏,弘扬社会主旋律的美术作品。

我们回顾历史和观照当下,就是想能更好的在“画说天津”的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中去认识这种主题性,准确地表现好天津的历史和文化。

杜滋龄《欢腾的帕米尔高原》

近80年来,国内许多优秀的主题性美术作品都印证了中国每一个历史进程中社会现实生活的方方面面,如徐悲鸿的国画《愚公移山》、蒋兆和的国画《流民图》等大批耳熟能详的优秀美术作品为大众提供了丰富的精神食粮。从新中国成立初期一直到20世纪七八十年代,国家组织全国的美术家,为历史博物馆、军事博物馆创作了一批重大题材美术作品,如《开国大典》《地道战》《狼牙山五壮士》《八女投江》等,留下了一批代表那个时代的精品力作,为我们认识国家的历史,尤其是中国共产党从建党以来的重大历史事件、重要人物提供了宝贵的材料。从这一时期,一直到改革开放初期,我们国家都有主题性创作。新世纪以来,尤其是十八大以后全面进入新时代,我们再一次迎来了重大题材美术创作的高峰。

 

张德育《铁堤》

十八大以后,习近平总书记看到了文艺发展的问题,在2014年召开的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明确为文艺界指明了方向,那就是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要求艺术家要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同时把创作中存在的西方化、庸俗化、市场化,予以调整、纠正。这也要求我们的艺术家不能闭门造车,脱离生活、脱离人民、脱离社会。而是要表现时代,要讴歌时代,要表现我们的英雄、表现我们的楷模、表现我们的人民。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在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方面从没有停止过脚步,,举办了一系列重大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从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到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展览,再到建党95周年、建军90周年、长征胜利80周年、香港回归20周年,以及最美中国人、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美展等,许多大的省市也都开启了描绘当地历史文化的美术创作工程。可以说,这次“画说天津”的主题创作,对于我们天津来说,任务重、责任大、压力大。这既是一个天津美术发展的一个调整期和转型期,又将是一个创作的高峰期。

 

邓家驹《海河漕运图》

那么如何画好天津

首先要处理好历史和现实的关系。

画历史题材,离不开历史情境,离不开历史的真实和艺术的真实的处理关系。一方面,要用科学的历史观来判断和选择规定题材中的具体内容。历史事件是客观的,但事件中的每一个历史人物都有着现货的个性。如何抓住人物的典型性来反映历史事件的典型性和他的历史意义,是这次美术家们要反复提炼的精髓。天津近代以来,出现了那么多影响中国的事件和彪炳历史的人物,需要我们用更高更唯物的现实史观来考量,体现出当下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天津文化凝心聚气。另一方面,又要考虑美术创作中的不同门类的各种变现手法,尤其是创作中的虚构。历史的文本不会是完整的,所以,要用艺术的语言进行完善。这里既需要现实主义的表现,更要具备现实主义的精神和内涵。只有这样,才能处理好历史和现实的关系。

其次,要处理好历史和艺术的关系。

在主题性绘画创作中,尊重历史、表现时代的同时,也要求每一位艺术家超越过去、超越前人,在表现形式、艺术观念上能够有大的突破,呈现个人的追求以及风格。考察中国美术史的发展,优秀的作品在内容与形式上,应是高度统一的,仅有形态的表象但没有好的内容,这个作品就没有生命力。有了好的内容,就应该考虑如何更好地表现,如何超越前人,这是艺术家在艺术创作过程中所追求的一个目标。我们希望通过重大题材美术创作工程来表现我们时代的天津,表现时代的中国这一宏大主题。

 

秦征主创